看外教如何学做新上海人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5-26
    外教,这个新名词,眼下已经一再在上海人生活中出现,从幼儿园、小学、中学到大学,从早教机构到培训学院,外教的身影遍布上海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。外教,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他们在上海的生活跟普通生活在上海的外国人有什么不同,他们又是怎样融入上海,学做新上海人的呢?我们访问了拥有上百名全职外教的沪上一家5A级高资质国际化人才专业培训机构——上海博世凯进修学院,听学院里的各国外教们讲讲他们是怎样融入上海的。
    约翰:最爱上海街头暴走
    27岁,美国人,来沪一年多
    美国人约翰最喜欢暴走上海,每次都漫无目的地走不同的路线,看到上海各条马路独特的建筑、人文风情就激动不已。
    约翰之前是在美国加州大学工作,觉得工作单调且报酬不高,学过语言学的他喜欢探险的经历,希望提高自己在语言方面的进展,于是就应聘来到了上海博世凯。
    约翰来沪两个多月就适应了上海,包括本地的风俗。他说,上海发展之快,是美国任何一个城市都比不上的。约翰来自洛杉矶,他觉得多年来洛杉矶也没什么变更,而上海,每天都会发现新事物。
    约翰刚来上海的时候租住在豫园左近,那里是典型的传统上海,现在住在徐家汇左近,是完全不同的上海。他喜欢上海的小吃,险些已经称得上是一个“吃货”。暑期回到加州才几天,就思念起上海的生煎和小笼来了。
    在上海,约翰最喜欢一个人随机暴走。他有一次信步来到淮海中路黄陂南路,觉察这里满眼是漂亮时尚的摩天大楼,然而再往西走,过了南北高架,淮海路双方顿时就变得很有旧时风情,老建筑散发着迷人的气息。他说,美国文明喜欢复古,中国文明崇尚新派,但在淮海路从黄陂南路到陕西南路的这一段,新老对比特别强烈,路边的种种小吃,无论贫富贵贱,都能得到享受。所以,现在有美国同事来上海,约翰不是带他们去外滩,而是去走淮海路的这一段。
    约翰喜欢在博世凯的英语教学,也愿意一直这么呆在上海,直到内心再也没有探险的感觉为止。
    凯瑟琳:在青浦,更轻松
    35岁,加拿大人,来沪工作三年多
    来自加拿大的凯瑟琳一直向往中国,热爱儿童教育工作,她家乡一位同事长期在博世凯教学,推荐了她,于是凯瑟琳带着还在读小学的儿子来到了上海。
    凯瑟琳现在在博世凯青浦学区一所幼儿园教学,生活起居跟中国人没什么两样,乘公交、买早点,买菜、做饭,善于做各式西点的她觉得,中国人的烹饪技巧更健康。
    目前,凯瑟琳租住在青浦一个普通住户小区里,六层的公房她住二楼。儿子已经在青浦一家国际学校上初中了,先生每天上班时会把她儿子接去学校。每到周末,凯瑟琳就和儿子一起去超市买菜,偶然候,还会到市中心孵书店。
    在凯瑟琳眼里,青浦的生活更像传统中国人,每天早睡早起,环境和市中心不同,更为舒服、轻松。凯瑟琳的邻居全都是中国人,刚去时,凯瑟琳习惯性地同每一位邻居打招呼,可很少有回应,毕竟,本地人对老外还是有点目生的。可时间长了以后,特别是因为凯瑟琳在幼儿园当外教,由于教学敬业,很受欢迎,小同事们的爷爷奶奶现在看到凯瑟琳,都会和自己的孩子一起跟她打招呼,有的爷爷奶奶乃至还会用简单的英语向她问候,凯瑟琳感到很温馨。
    由于凯瑟琳的儿子是在国际学校学习,加上平时相对喜欢宅在家里看书,所以儿子的中国同事还不多。未来到底是留在上海还是回加拿大,凯瑟琳说,“现在博世凯很舒心,等5年后,儿子考大学的时候再听他决意吧。”
    爱德华:在上海恋爱了
    32岁,加拿大人,来上海5年了
    为人严谨的爱德华,现在租住在瑞虹新城里,爱德华在上海还收获了爱情,和上海女士恋爱了。
    爱德华毕业于加拿大名校,来中国是因为他喜欢英语教学,想体验中国文明的多样性。
    生活在上海,爱德华非常适应,他说,有些外国人对中国食物过敏,我不会。
    爱德华过去自己做饭,现在因为教学任务繁忙,他还负责和团队一起编写博世凯外语教材,就很少做饭了,于是在外不断换饭馆吃饭,好在上海饭馆林立。
    爱德华每天晚上步行几里路回家,瑞虹新城左近是虹镇老街,2008年爱德华刚来时都是棚户区,现在已经拆得差不多了,当时觉得这里即是中国人的居住环境,现在拆掉了,老街新颜,爱德华有点感伤了。
    对于婚姻观,爱德华说,在加拿大,住房等问题一般是约会时大家商量,结婚后双方一起挣钱买。在上海,300万元可能只能买套两居室,而在加拿大大概可以买独立别墅了,爱德华坦言,他会和女友更好地交流沟通。
    想不想家?出来好些年,爱德华固然想家,好在一年有两三次探亲的机会,平时呢,偶然候会到餐馆里吃一顿家乡口味的菜一解相思,另外通过邮件、电话来问候家人。在上海,平时有许多外教和无语言障碍的上海同事在一起做自己喜欢的工作,并不寥寂,而且上海生活便当,时时刻刻都会有新的变更,让他也感觉像在家同样的自在。
    憧憬未来的婚礼,爱德华说,我是加拿大人,婚礼是人生中重要的一片面,我固然会在上海和加拿大都各办一场。
    帕米拉:上海速度不可思议
    27岁,加拿大人,来上海两个月
    帕米拉来自加拿大的多伦多区域,她来上海,是因为之前在韩国教学两年,她想边教学、边走遍亚洲,听很多同事提起过上海,她也想体验一下中国文明,于是就来了。
    在帕米拉眼中,上海的发展速度快得不可思议,有些同事眼中的上海才是一年前的风景,今天在帕米拉眼里却已经变了样。帕米拉现在住在长宁区,眼看着一条马路没多长时间就建成通车了。
    在博世凯长宁学区同事陪同下,帕米拉去了上海很多地方,也体验了传统上海人的家。她印象深入的是,中国人的饮食习惯其实差异挺大,好比来自北方的同事喜欢面食,但南方同事只吃米饭,“而我吃色拉,哈哈。”
    帕米拉也愿意尝试面食、米饭,记得有次吃到一盘菜,猪肉、鸡肉加上种种调料特别美味,可惜她记不起名字。
    博世凯的上海同事对帕米拉也很好,经常带她出去熟悉上海,帕米拉坦言,来上海一开始6个星期并不适应,但过了6个星期就完全适应这里的工作、生活节奏了,她现在乃至还想去博世凯青浦学区教学呢,因为那里或许更有传统上海滋味。
    江南民俗,外教最爱
    为了让外教们更好地融入上海,博世凯最近组织了片面外教来到全国百佳茶馆——雅趣茶道·中和堂茶馆,喝江南绿茶,听评弹说唱。那带有上海和江南特色的民俗风味和悠扬委婉的弹唱曲调,博得这些老外新上海人连连拍手称赞。
    活动中,外教们颇有兴致地向评弹艺人讨教演奏技巧和唱腔,还开心地合影留念。中和堂茶馆馆主、高级茶艺师沈彦均亲自为外教们教授茶道,外教们对中国茶文明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著名书画家高林现场表演书画,并将书写好的作品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”、“博世和谐,新上海人”等书法作品赠给博世凯的新上海人。
    博世凯进修学院有100多位来自美国、加拿大、英国等国的全职外教,为了让他们更好地融入上海,学院每年数次组织外教深入上海著名景点、村镇、老街及有特色的文明的地方,观赏学习上海民俗民风,并把采风来的信息融汇于英语教学中。博世凯的新上海人还在各民俗节日里学会了包粽子、讲上海话、剪纸和画民俗画等。他们参加过新场古镇婚礼,跟着金山农民画妙手学画,在青浦赵屯采草莓,到朱家角水乡悠游。
    快速融入,把家安在上海
    博世凯的外教们在上海工作、生活年数长的已有11年,短的才几个月,但是通过学院方面的精心安排,都能很快地融入上海,爱上上海,享受英语教学来的快乐。
    博世凯进修学院副院长袁宙说,我们的100多位外教是通过全球招聘而来,外教初来上海,肯定会有不适应,我们考虑到这一成分,安排了上海协调员,每一个外教都有一个协调员负责其日常生活和工作事宜。外教一到上海,博世凯的司机和协调员都会去接机,一路负责把他们安放好,凭据他们的工作地点,安排好体检、留宿等。正式进入工作状况前,另有两周时间的密集培训,培训内容包括教学工作流程、上海环境、生活习俗、出入境事务等等。一个外教初来上海的方方面面都要为他想周到,让他们尽快消除目生感,进入状况。
    所以外教们在博世凯都能很快适应、喜欢上海,进而成为了一个金发碧眼的新上海人。博世凯有一对来自加拿大的表姐妹外教,带着爱心,经常去虹口区惠馨福利院,看望、照顾、资助智障儿童和孤儿,从加拿大探亲回归,还带了很多物品到福利院送给孩子们,这些物品都是她俩找加拿大的亲戚同事捐献得来的。来自加拿大的外教曼蒂,在博世凯学院任教11年,教学出色深受学生喜好。曼蒂极富爱心,是一个飘泊动物护卫协会的常年会员。她不但自己收养了多只飘泊猫狗,还每周去该协会做义工。在博世凯组织的为白血病儿童捐助活动中,她带头踊跃捐款。(德聘hr
    袁宙介绍说,已经有多位博世凯外教在上海结婚了,他们真正把家安在了上海。签约博世凯已经11年的布莱特,工作勤勉、教学认真风趣,深受学生和家长们的喜好,也博得了中国女士的心。现在布莱特和太太女儿美满地安家在沪,他说,我对上海已经完全没有了目生感,我要以自己的专业,多和自己的学生和中国教师交流。布莱特出色的英语教学博得了学生们的敬爱和赞誉,被评为优秀教师。博世凯还为来自英国的艾玛和罗纳德举行过传统的中式婚礼。(找外教上德聘)